他们带着执着与梦想


信息来源:http://defactoid.net 时间:2019-09-10 10:36

  在罗某保案中,广州中院二审亦参照广州市2013年度城镇职工月平均工资为5808元的事实,从合理性原则判断罗某保等人的打牌活动明显不属于“赌资较大”的情形,而是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活动,因此改判。

  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张光君认为,我国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存在较大差异,由各省份制定区域内的赌博违法数额标准,更为科学合理。

  2005年出台的《公安部关于办理赌博违法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通知》虽然明确规定“不以营利为目的,亲属之间进行带有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亲属之外的其他人之间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但是,上述通知中仍没有明确“少量财物”的具体值。

  佛山市顺德区法院一审认为,无证据证明陈某朋等人打麻将是以营利为目的,且不属于赌资较大的情形,判决撤销公安机关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日前,此案经佛山市中院二审维持了原判。

  小赌怡情,但常常“提心吊胆”。近些年来,因打麻将、斗地主而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的案例并不少见。

  但何为“赌资较大”?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丁一元律师介绍,列入赌博处罚范围的“赌资较大”的具体起算点是多少,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有明确。

  虽然法律、司法解释、部门规章中并没有规定“数额较大”、“少量财物”的具体标准,但近年来我国一些省份的公安机关陆续出台了对赌博违法行为的治安管理处罚裁量标准。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学院教授王太元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说,有的地方打5元、10元的牌属“玩得很大”,而在另一些地方则“不算什么”,全国各地的经济发展状况不同,因而不适宜在全国层面统一标准。

  四川成都温江市民王女士在2011年8月19日下午和亲朋好友在茶楼打“5元麻将”被公安机关以赌博为由拘留15日。王女士等3人将当地公安分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销行政处罚,一审二审均败诉。王女士三人申诉到最高法院。2015年,最高法裁定由四川省高院对该案再审。日前,四川省高院再审后,判决撤销对王女士等3人的拘留处罚。

  关于陈某朋是否为赌博提供条件或参与赌博赌资较大,法院指出,首先,陈某朋等人到茶庄打麻将,不属于为赌博提供条件。其次,是否属于赌资较大,由于我国目前的法律没有规定赌博行为中“赌资较大”的起算点,应根据各地经济情况综合判断。从现场查获情况看,参与打麻将的资金人均100余元,佛山市2015年度城镇职工月平均工资为5151元,从合理性原则判断,陈某朋等人的打麻将活动,不属于赌资较大的情形。

  全球金融机构汇聚陆家嘴;自贸区一大批制度创新的“试验成果”推广到全国……这些都佐证着——开放是浦东的基因。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对于列入处罚的最低“赌资”数额,河北、河南、山东、江西均明确为200元,其中山东、河南规定为“人均参赌金额”,河北、江西规定为“个人赌资”;北京和辽宁规定的个人赌资处罚起算点,分别为300元和500元;而在湖北,人均赌资不满1000元属于“麻将娱乐”,不列入行政处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的规定,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五百元以下罚款。亦即,赌博行为纳入行政处罚的前提是“赌资较大”。

  他们带着执着与梦想,见证了浦东的腾飞,陪伴了浦东的成长,让我们一起走进展厅,走近“新浦东人”。

  至于广东,羊城晚报记者今年春节前夕从广东公安机关了解到,不以营利为目的,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娱乐活动,以及提供棋牌室等娱乐场所只收取正常的场所和服务费用的经营行为等,不以赌博论处。但组织多人赌博并从中抽水获利的,或构成犯罪。

  2016年2月3日,陈某朋与另三人在佛山市顺德区某房打麻将,约定每注5-10元。打牌过程中,四人被民警当场抓